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李书福请“管家”助其实现丰田式生产

华东,三伏天。位于宁波北仑港的吉利汽车生产基地,杨云峰和他的同事,正以每小时一次的频率,往吉利工厂的总装流水线送出装配所需的料箱(盛放各类零部件的箱子)。即便大汗淋漓,杨云峰和他的同事也不敢疏忽,如果因为配送错误或者延误,有可能造成总装流水线不得不停下来,即“宕线”。几分钟就会引发数万元的损失赔偿。

虽然和吉利人一样按时到吉利宁波基地(下文简称“宁波基地)打卡上下班,但是杨云峰并不是吉利的员工,他来自上海畅联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畅联”),后者从今年7月1日起,开始正式接管宁波基地的VMI(Vendor Managed Inventory,供应商管理库存)仓库,为吉利提供总装配线边的JIS (Just-in-sequence,准时化顺序供应)服务。

在汽车入厂物流“四点三环一条线”中,总装流水线边的供料服务属于核心业务之一,一刻也耽误不起,也最为复杂。它决定着生产线的效率和误差。目前国内大多数汽车公司还是自己管理线边供料。若非盲目乐观,吉利的变化是需要管理层的勇气和突破常规的创新思维的。打个形象的比喻,上述的服务关系,就相当于畅联钻进宁波基地体内,并负责帮它看护“呼吸道”,确保生产线上每一秒的正常吐纳。

革新“中药铺”

如果做不到JIS,厂内仓库就必须像“中药铺子”一样,随时备齐所有型号,准备充足的数量,以保证总装线的需要。这样做,首先增加了库存,挤占流动资金,而且会增加由于生产计划变动而导致的库存损耗。而吉利把这个事情交予了第三方物流来解决。

吉利的求变,绕不开一位老汽车人。

王毅东,畅联副总裁,曾经供职于上汽集团,参加过组建上海通用的谈判,并带过中国早期的汽车人,到日本考察“精益生产模式”。

2008年以来,王毅东一直忙着走访民族品牌的车企,善言辞的他,开始“兜售”汽车供应链优化的一些想法。居高不下的运营成本,导致通用汽车轰然倒塌的殷鉴不远,以成本领先崛起的民族车企们,自然对“固本强原”的建议感兴趣。而让丰田后来居上,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的精益生产理念,无疑为新兴市场中追赶者们所不断琢磨。

于是,王毅东的“供应链精益化”的想法,得到了这些车企老板们的认同。在奇瑞,集团董事长尹同耀告诉他,现在的状况可以应付生产,但是在供应链优化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为此他已经酝酿了几年,希望找到资深的第三方物流参与进来。

尹同耀所说的“提升空间”到底有多大?SAP北亚区汽车行业首席专家彭俊松有个行业的数据,“国内汽车行业物流成本占到整车成本的16%,欧美先进水平该项指标只有8%。”以中国汽车行业的规模基数,1个百分点的节约,就能节省超过100亿的社会成本。

1:100亿的分值,刺激了车企的当家掌门人,也直接促成畅联收到“真金白银”的服务合同——当“管家”的合同。

10年前,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为物色总经理,就曾通过猎头“请”过王毅东。10年间,得益于气势如虹的行业成长,吉利迅速崛起,2008年,吉利售出的汽车超过了20万台,并经历了产能的迅速扩张,仅宁波基地,年产能就已经扩充到15万台。2007年5月,吉利宣布战略转型,试图将竞争优势由过去成本领先延伸至以技术及性能为主,增加生产较高档次以及较大型的轿车。

吉利的车型在不断增多,不同车型又有不同配置,要实现按定单生产(Build-to-Order,BTO),就需要在一条生产线上进行多种车型的生产,即“混线生产”。在生产流程上,就需要实现整车与所需的零部件一一对应,比如,总装线的车型顺序为A-B-C,那么非通用标准件的零部件,供应顺序也必须是A-B-C。换言之,能够每隔一小时,按照排序的要求准确地将众多零部件送上装配工位料架,这就构成了“JIS方式下的入厂物流” (注:汽车物流包括“入厂物流”和”出厂物流”两部分,JIS属于入厂物流中的一个环节)。

如果做不到JIS,那么厂内仓库就必须像“中药铺子”一样,随时备齐所有型号,准备充足数量,以保证总装线的需要。这样做,首先增加了库存,挤占流动资金,而且会增加由于生产计划变动而导致的库存损耗。基于整车制造商在供需力量上的优势,这部分库存虽然可以“战术性”地转向供应商,实现表面上的“零库存”,但成本仍然滞留在供应链的其他环节。

更糟糕的是,如果没有按序排列零部件,总装线边的工人需要分辨不同型号的零部件,除了影响生产效率外,肉眼辨别增加了零配件错配的几率,因为有些零部件看上去可能差别不大。在宁波基地,吉利专门配置了20-30名工程师从事质检,以保证出厂质量,需支付一大笔质检以及返修的成本。

而成本领先一直是吉利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彭俊松现在仍在为吉利汽车提供IT咨询,他曾亲身体验李书福对于成本的关切,比如,在SAP为吉利提供的服务中,李书福就要求在系统中能够直接计算出单车的成本。如果比对欧美的先进水平,吉利在物流部分还能有8%的节省空间,而根据吉利控股(0175.HK,吉利集团在港上市公司)年报,2008年的公司毛利率才不过15.2%,压缩供应链中每个环节的成本都能提升财务业绩。更具有战略防御意义的是,“现在合资公司也在不断延伸产品线,加强中低档市场的渗透,民族品牌通过精益管理,强化成本领先的压力更大,”彭俊松说道。

然而,吉利的总装线有110个工位,一个工位可能安装不止一个零件,一个零件也许还有数种型号,倍乘下来,管理的SKU(Stock Keeping Unit,,为保存库存控制的最小可用单位)可能高达数万种。要是由自己做JIS,吉利不仅需要监督供应商按照装配线的指令,在合适的时间,将合适的零部件以合适的数量送至指定位置,还得按照“排序组合”送货的要求,将物料直接送上装配工位,同时,还需要应对计划变更、紧急缺料等突发状况。而这种专业化的能力,又不是并非整车制造商的核心能力所在。

即便是国外主流汽车厂商对于JIS物流也不胜其烦,纷纷选择外包,引入了第三方物流改善供应链。第三方物流负责与整车厂、供应商的系统实现实时信息交换,接受整车厂的生产计划和配送定单,并由配送中心完成零部件的分拣、配货和工位配送等实物流作业,同时与零部件供应商进行信息交换,避免由于信息滞后造成的零部件的积压和盲目生产。

用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安聪慧的话说,吉利希望“专业人做专业事,放手供应链,可以有更多人力、精力关注核心零部件和整车制造”。于是,吉利有心请一位“管家”。

“管家难当”

吉利本身的两大特点也给第三方物流公司畅联出了难题,一是吉利执行严格的成本控制,不会给“管家”提供高薪;二则是吉利生产计划的“平准化”程度不高,这就意味着,明天13点生产的某款车型,今天12点零部件配置还可能变,这增加了降低库存的难度。

徐峰是畅联的总裁,在2008年年初,开始与宁波基地就线边供料服务进行沟通,得到了吉利宁波公司的热情回应,甚至还获得了当地北仑区政府的支持,不过吉利部分高层仍怀有谨慎的疑虑,在入厂物流“四点三环一条线”的流程中, “VMI仓库”一般备有7天-10天的库存,但畅联设计的“缓冲排序库存”合理的数值是0.5-1天,而“总装线边库存”是1小时配送1次,如果线边库存配送不及时或者缓冲库存管理不当导致低于安全库存,就有可能造成宕线。因此,国内车企宁可承担做不到JIS的高成本,也不会放手让第三方物流做JIS服务(合资车企则一般由外资方引入其在国外协作的第三方物流),更何况此前畅联也未经手其他JIS业务。

为了获得吉利的信任,畅联主动约定了宕线赔偿的标准,据徐峰透露,宕线的赔偿是按照分钟来计算的,畅联提供的服务每台车收费不到100元,与吉利的合同收入预计是300万元,但理论上的最高赔偿额是600万元。

“吉利的物流不好做”,安聪慧坦白地告诉告诉徐峰。安的言外之意,不仅仅是指JIS要求实时对接的系统管理能力,而且,吉利本身的两大特点也给畅联出了难题。

首先,吉利执行严格的成本控制,不会给“管家”提供高薪。畅联基本根据汽车产能实行计件收费,外加一部分绩效提成。据了解,类似的服务,在合资厂商的收费标准大约是每辆车400元,而吉利能够承受的价格在100元以内,不过,这个价格也同时吓退了畅联的外资同行们。

其次,吉利生产计划的“平准化”程度不高。国外先进的整车厂基本能确定两个星期内的生产计划,同为民族品牌的奇瑞做到96小时内计划不变更,吉利生产计划只在24小时内是准确的,这其实与吉利的市场地位有关。客观地说,吉利品牌相对较弱,必须尽可能在其他环节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传递到供应链,这就意味着,明天13点生产的某款车型,今天12点零部件配置还可能变,因此各类型号的配件都要准备妥当,这增加了降低库存的难度。

收费标准低,畅联的解决办法主要是提高物流的运行效率,吉利原本承担线边供料物流的部门大约在140人,而畅联通过流程、配送路线、操作步骤的优化,预计操作人员数减少30%,场地面积优化30%,而且仅派驻10位左右的管理人员,具体操作人员基本都采用了本地化。即便如此,徐峰承认宁波项目意在打品牌,基本不挣钱。

“平准化”程度低的情况下降低库存,关键是供应链实现快速响应。畅联根据吉利的产业特点,度身订造的信息系统则通过对接吉利的信息系统,抓取吉利的生产计划、具体生产指令等核心信息,并以此安排物料的配送,定量目标是,将来自江浙地区的零部件库存周转天数由之前的7-14天降低到3天左右。按照畅联的设想,以后还要增加大量无线扫描设备,物流出库,将库存信息实时进入信息系统,并把该信息传递给供应商。

畅联的服务,将会大大减轻了吉利宁波基地的管理协调工作,未来不再需要直接与众多零部件供应商打交道,而是通过自身的ERP系统将生产信息反馈给畅联,直接实现下单、查询和信息反馈,形成了快速反应的JIS配送系统,也提升了整个供应链的效率。

不过,在正式入驻宁波基地的半年内,畅联首要目标实现平稳过渡,熟悉流程,密切与供应商的关系,从2010年起,畅联将正式实施JIS服务,在与吉利的合同中,考核的KPI,比如库存资金下降、正确率、及时率等,都已经有明确的规定,而畅联还主动承诺在规定时限内帮助宁波基地实现现场5S管理,逐年优化供应链。

据安聪慧透露,吉利将线边供料物流完全剥离外包给畅联后,短期目标是将吉利零部件的一个月的库存周转次数由8.5 次降到6.5次,每台车在VMI和JIS环节的直接成本降低20元。而徐峰则显得信心满满,“3年之内,我们会重塑吉利供应链的面貌,辅助其在未来实现‘丰田式生产’。”

[责任编辑:sunnyma]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