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中美WTO互诉“补贴”汽车零部件出口遇险

继2009年中美轮胎“特保案”之后,美国再次大范围地“苛难”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将矛头直指总额达691亿美元的整个中国汽车及零部件出口。

美国当地时间9月17日,美国政府正式将中国汽车及汽车零部件产品补贴政策诉至世界贸易组织(WTO)。而在同一天的早些时刻,中方也向WTO提交了一项针对美国关税法案的诉讼。这两起诉讼的核心均是对中国补贴问题的认定。

据外媒报道,目前美方已向WTO提起了磋商请求,要求就中国政府2009年至2011年对汽车及零部件企业提供的至少10亿美元“补贴”展开磋商。美国认为中国“非法”补贴汽车产品,试图提高汽车及其部件出口,并直接将目标指向价值3500亿美元的美国汽车业,而美国汽车业现正处在摆脱严重衰退并逐步复苏的过程中。

可以预见,未来关于中国补贴的话题将是中美贸易争端的关键所在,而双方就补贴规则的博弈还会日益升温。作为WTO成员国,中国也开始利用相关规则充分维护自身权益,但中国零部件出口企业仍将面临不断恶化的国际贸易环境,积极谋求转型、寻找出路迫在眉睫。

剑指"出口基地"

美国此次向WTO提出诉状的焦点还有中国的“国家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基地”项目,即中国支持选定地区的汽车及零部件制造商建设成为汽车产品出口中心。美国贸易代表柯克指出,这一项目已帮助中国的汽车及其部件出口额从2001年的74亿美元,在10年内增至2011年的691亿美元的水平。

2006年8月,中国将8个基地、44家整车企业及116家零部件企业授权为首批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基地和企业。截至今年5月,中国已有长春、重庆、上海、武汉等12个“国家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基地”。

“出口基地”的建立,旨在提升中国企业的海外竞争力,打造汽车强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认为,中国各级政府在特定地区采取措施吸引特定产业的企业聚集,形成生产和出口基地,有利于铸就强大的竞争力。

梅新育表示,尽管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在发展汽车产业和其他特定产业时使用了一些可以划入“补贴”范畴的政策工具,但并不是所有补贴都违反世贸组织的有关协定。

事实上,《补贴与反补贴协议》将各类补贴划分为三类:禁止性补贴、可诉补贴和不可诉补贴。其中,不可诉补贴是世贸组织所许可的,不能提交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处理,不得对享受该项补贴的进口产品征收反补贴税。

在专向性补贴中,对公司进行研究活动的援助,或对高等教育机构或研究机构与公司签约进行研究活动的援助均属于不可诉补贴。

在经历入世后大面积的清理经济法规之后,中国大多数汽车产品生产和出口基地实施的补贴项目都属于研发援助。此外,国内各产业享受的各类补贴多数属于临时性措施,而在WTO的历史上,成员方保留的非歧视原则的例外与豁免动辄10余年,保留数十年者也并不鲜见。

“其实政府并没有直接给企业钱,这次美国指责‘出口基地’对于汽车及零部件的补贴主要是以商务活动的支持体现,例如展会、宣传等,”盖世汽车网总裁陈文凯表示,“美方起诉的另一个方面是出口退税,但其实这也是很多国家都有的,非常普遍。”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更是直言,美国此举暗含政治目的。当前正逢奥巴马在以工业为主的中西部地区争取选票之时,也是他试图回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指责他对中国过于软弱之时。

争端升级

2009年9月11日,美国决定对中国输美汽车关键零部件乘用车与轻型卡车轮胎实施限制关税,为期3年。今年,“轮胎特保案”中的限定措施刚刚到期,美国又再一次打响了针对中国汽车及零部件的贸易战。

今年3月,美国又颁布了新的法律,赋予美国商务部对包括中国在内的非市场经济国家开展反补贴调查,并且把这个法案适用范围追溯到2006年11月20日以来所发起的所有反补贴调查(其中针对中国共10起)。

这些都加剧了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遭受反补贴调查的风险。

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汽车及汽车零部件出口总额为691亿美元,增幅为32.8%,其中出口美国部分为130亿美元,增幅为26.1%,出口美国的整车及零部件分别为2667万美元和127.3亿美元,占据中国对外汽车及零部件出口份额的20%。今年1-7月,中国出口美国汽车及汽车零部件84.5亿美元,同比增长13.3%,其中整车为2145万美元,零部件为84.3亿美元。

毫无疑问,美国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类商品出口国,且整车出口非常稀少,主要出口产品为汽车零部件。一旦美国对中国零部件出口补贴的起诉成功,势必对中国汽车类商品出口以及国内一些对美出口份额比较大的零部件厂商造成伤害。

资料显示,生产轮毂的万丰奥威对美国的出口销售额大概占公司销售额的10%,而主要从事刹车片生产的山东金麒麟集团对美出口占据公司1/4的份额。

万向钱潮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其海外销售收入为2776万元,同比增长61.86%,占总销售收入的7.2%;福耀玻璃今年上半年实现海外销售收入16.74亿元,占总营收的34.36%,其中销往北美收入7.79亿元,占总营收的15.97%。

对于那些实力较弱、难以挤进国内OEM市场的中国出口零部件企业来说,中美贸易争端升级带来的风险将是一场“惊涛骇浪”。

不过在陈文凯看来,即使美国起诉成功,对于外资零部件商来说也不能幸免,包括美国在华零配件企业。例如,德尔福在依照美国联邦破产法第11条提出了破产申请后,关闭并出售相当于其美国国内工厂2/3的21个工厂,之后其将战略核心转移至中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