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雷博模式”:合作造车集结各种资源

距7月18日发生的上海“825路纯电动公交自燃”已逾两月,事件责任认定的结论至今未出。而825路纯电动公交车的提供者上海雷博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博”)把此次自燃归咎为电池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雷博的电池供应商,安耐信(北京)储能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耐信”)却从未现身。然而,记者追寻安耐信的过程中发现,安耐信早在1个月前便从它的注册地北京“搬走了”。这家公司是一家怎样的企业?

消失的安耐信

2010年1月7日凌晨,一辆由雷博与安徽安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开发生产的新型电池电容混合型电动客车在车库中突然起火,并造成临近的其它5辆同类型电动车受到不同程度损伤。这次失火客车采用的同样是安耐信的电池。

两次事故均是安耐信的电池出事,它的技术实力究竟如何?

9月23日,记者来到了安耐信的办公所在地“北京市通州区中关村科技园区通州园金桥科技产业基地景盛南四街13号”时,安耐信办公楼外墙醒目的“安耐信”LOGO已经去除,不过印迹还未褪去,显然摘牌时间并不长。

疑惑之际,记者来到了该写字楼二楼安耐信办公场所,发现该场所已经被另一家公司租用。

记者随后来到安耐信在工商局登记的地址“北京市通州区中关村科技园区通州园金桥科技产业基地景盛南四街13号1号厂房G区”,发现该厂房也大门紧锁。据该地区物业反映,安耐信一个月前已经从该厂房搬走。

安耐信北京写字楼和厂房人去楼空,并且这一切都发生在825路公交车自燃事件之后,这不得不让人对这两件事产生联想。

随后,记者再次拨通安耐信网站留下的办公电话,并以寻求合作的名义索要其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出人意料的是,接听电话的人自称是一家叫普泽瑞华的公司员工,并以“安耐信的相关人员不在北京”为由回绝。随后记者通过114查询号码注册信息后得知,该号码注册单位为“北京普赛尔环境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赛尔”)。

普赛尔与安耐信有着何种关联?普泽瑞华又是“何方神圣”?记者从工商局登记信息发现,普赛尔现已更名为“北京绿众环境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其登记的法人与安耐信的法人均是“杨玲玲”。

另外,记者从几家企业公示的股东名单发现,“上海普泽瑞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即上文称接听电话的员工所在公司“普泽瑞华”)也是由杨玲玲独资的普赛尔与上海瑞华合资成立,该公司登记的法人是上海瑞华集团的董事长帅鸿元。更令人惊奇的是上海瑞华正是雷博的投资方。这一股权关系已经表明,雷博与安耐信存在明显的“裙带”关联。而这种关联,也就解开了之前的一个谜团:为何雷博与安耐信存在单向且排他的电池供应关系。

在客车整车方面,雷博与多家企业合作,但其电池供应商却选择了与自己有着某种关联并且不知名的小公司。尽管这种模式看起来有点不同寻常,但就是依靠这种模式雷博在国内新能源客车市场斩获不少订单。

订单收集者

目前在上海,雷博新能源客车已经初具规模,全市共有74辆雷博电动公交车,10辆上海市政府班车、10辆微软上海分公司班车,还有电力工程车、租赁客车等“电池 电容”纯电动汽车在路上行驶。

据雷博公司公开的信息,目前应用雷博技术的纯电动客车使用量占全国的74%,在全国人大、首都机场、首汽集团、奥运用车、市政府班车、世博会班车、大连达沃斯国际会议用车以及上海公交、山东公交、北京公交、南昌公交均有应用,各类车辆总数达148辆。按照目前每辆纯电动客车近200万元的售价计算,涉及金额超过2.96亿元,在电动客车领域算是明星企业。

资料显示,雷博的股东均是相当有实力的公司,其中一个是华东电网。背靠电网巨头无疑为雷博在华东地区客车采购项目中占得了先机。而另一家投资方上海瑞华集团同样实力不凡,在新能源的许多领域都有广泛投资。去年9月与远大海外投资共同出资30亿元兴建了武汉纯电动汽车产业基地,多次在新能源汽车项目上出手不凡。

有了这样的实力股东,雷博也成了媒体眼里的明星企业。自2009年起,上海某家报纸就不断刊登如“驶向全国‘双电’动力叫好又叫座”、“上海雷博新能源汽车技术公司纯电动公交客车投入运营”等好信息。9月18日,825路自燃事件2个月后,又有题为《“千金小姐”上路,多包涵》的文章出现,对雷博在自燃事件中的责任作了解释。

虽然“背靠大树好乘凉”,然而一家并无汽车生产经验的企业,如何在新能源客车领域异军突起还是值得好奇。

曾与雷博有着多年合作的安凯客车市场部人士对汽车商报记者表示:“具体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但雷博在电机和电池方面拥有很不错的技术。”中国工程学会电动车分会主任、清华大学汽车研究所所长陈全世向汽车商报记者表示,雷博与具有新能源客车生产资质的企业联合投标,这符合规定,但一旦车辆出了问题,容易出现各方扯皮的现象。

珠海银通高级工程师梁树林博士则认为联合造车是市场竞争的必然选择,“没有人能垄断所有技术,现在电动汽车研发都在起步阶段,大家都需要互相学习,如何保证由电机系统组成的动力总成与整车匹配,则是个技术问题”。

雷博模式

据上海交通大学汽车工程研究院院长许敏介绍,现在的新能源汽车与汽油车不同,不像造传统汽车那样,一家企业就可以“垄断”整个生产环节。很多整车企业不懂电池、电机、控制系统,只能做一个组装的工作(更多的是在传统车型上改装),其它都让不同的公司来做。

正是基于这种新能源客车的生态环境,才有了雷博发展的市场空间。甚至有业内人士分析雷博成功的原因就在于能拿到订单,之后,再采用“合作造车”的方法将各种资源组合起来。

据悉,雷博车辆主要销售对象为国家“十城千辆”计划所涉及的13座城市,包括上海、北京、山东及大连、天津、南昌、广西等多个地区。

另外,汽车商报记者发现雷博在各地采用了多家客车制造商,每个项目合作的整车企业均有所变化,在上海地区起火的雷博电动客车采用了江苏常隆客车有限公司的客车,而在上海世博会时则选择了安凯客车作为合作方,尽管这一合作关系在2010年3月8日便已终止。据安凯客车方面解释,合作终止的原因为雷博方面无法在规定期限到位成立合资公司所需资金。

截稿当日,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初创期,合作造车也没有什么不好,整合各方面的优势资源有利于行业发展,雷博或许在整合资源和技术方面有自己的办法。”

记者采访当中,有不少业内人士对雷博公司有所耳闻,但对于它的电池供应商安耐信却都知之甚少。作为电池供应商,安耐信的技术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雷博整合出的电动客车的技术水平。但截至发稿前,记者未能联系到安耐信,尽管运作模式已经清晰,但雷博及其电池供应商的技术到底如何仍旧是个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