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以退为进,通用汽车的自我救赎与革新

当全球经济压力山大之时,便是整个汽车产业思变之时。通用汽车的瘦身转型,可以视作以退为进,也可以视作承压前行。

最后一届在冬季举行的底特律北美国际车展,作为东道主的通用汽车果然又抛出了石破天惊的规划——拟将凯迪拉克打造为电动汽车品牌。甚至这种重大决策瓜分了一部分XT6新车身上聚焦的目光。

但通用并不孤单,塔塔旗下的捷豹和标致雪铁龙旗下的DS,都在朝着电气化车辆专用品牌的道路上演化。推进电气化,就意味着缩减燃油车业务的阵地。继2017年将欧洲业务售予标致雪铁龙、撤销澳洲产能之后,通用对传统燃油车板块持续做减法。

2018年,这种减法策略指向了更大范围——从年初的通用韩国风波,到11月在美国本土收缩,不仅要砍掉大型轿车的生产线,还打算关停五大工厂和裁员1.47万人,由是惹怒了一心重振制造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在从规模主义切换到利润主义的思维转变驱动下,通用汽车在欧美市场的收缩以及燃油车领域的后撤,换来的是将更多的筹码押宝在中国市场、未来技术趋势。

只是“跨越到明天”的路线,永远会留下一个异常难过的今天。即便是在中国市场,通用的业绩也只能说是得失并存,在大盘环境等因素影响下销量规模缩水,而利润则得益于豪华车爆发而上扬。

都说大象转身不易,作为美系车代表的通用却在十年前的那场生死劫之后彻底颠覆了思路,一心求新,力图革命。尽管通用的步履比起同为美系的福特总体上来得稳健,在华本土化工作也更为到位,但举措到底有没有碰擦冒进和激进的边缘?恐怕此刻没有人能给出绝对正确的答案。

曾经连续领跑全球汽车行业77年的百年老店,所思考的自我救赎与革新命题,并不仅仅作用于其本身,同样也是整个行业的范本。

欧美收缩VS中国加注

2008年次贷危机十周年后,通用汽车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贯穿整个2018年的收缩节奏,成为通用汽车传统燃油车业务的主旋律,或许只有一处区域是例外。这种收缩,从原本应当万物孳生膨胀的春天便开始带来了寒意。

在获悉通用打算关闭其在韩四家工厂之一、裁员近3,000名、并可能抛售通用韩国资产的消息后,韩国政府方面坐不住了。4月份,通用汽车和韩国政府初步达成协议,前者将向持续亏损的通用韩国注资43.5亿美元以维持其运营,而韩国方面将给剩下的三家工厂提供税赋优惠,换取通用至少在韩国再经营十年。

当前,通用韩国股比结构为:通用汽车持有77%,韩国产业银行持有17%,中国上汽集团持有剩下的6%。这块业务已经长期亏损,因而在通用体系中的地位岌岌可危。

在通用汽车铁娘子掌门人玛丽·博拉(Mary Barra)的哲学中,“出血伤口”必须及时堵上以止损,从而改善整体业务的盈利状况,于是欧宝/沃克斯豪尔品牌在内的欧洲业务被卖给标致雪铁龙,哪怕通用就此全球年销量从1,000万辆级跌至900万辆级也在所不惜。

但是通用韩国的风波,还远远比不上行将岁末的美国大收缩更具爆炸性。

当地时间11月26日,通用汽车公布了新一轮转型规划。转型规划的核心内容,实际上是“收缩”和“切换赛道”两个关键词。一方面在传统燃油车业务领域,对多家工厂安排关停,另一方面又加大电气化和自动驾驶的研发投入。考虑到全球经济低迷、车市走缓,通用汽车决定继续采取积极措施,改善整体业务表现,包括重组全球产品开发部门、整合产能结构、优化人员架构。

随着美国消费者需求的转变和汽车市场规模的萎缩,公司计划将2019年的生产工作集中在部分工厂进行,从而关停不必要的产能。

2019年暂无生产计划的整车组装厂包括:

·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奥沙瓦的奥沙瓦(Oshawa)组装厂

·位于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的底特律-汉姆川克(Detroit-Hamtramck)组装厂

·位于美国俄亥俄州沃伦的劳德斯顿(Lordstown)组装厂

以上三座整车工厂制造的产品为中大型轿车和紧凑型轿车,涵盖凯迪拉克CT6、凯迪拉克XTS、别克君越、雪佛兰Impala等C级或B+级轿车,以及雪佛兰科鲁兹、雪佛兰沃蓝达等紧凑轿车。这些轿车型号均将于2019年底之前在美国停产。通用在公告里提到,为了支持公司在跨界车、SUV和轻型卡车等细分市场的发展,过去四年内集中资金和资源,增加工人轮班班次,并向旗下位于美国的工厂投资66亿美元。这些举措创造了17,600多个工作机会。

此类举措其实目的就是在于重整全球产能分工,正因为美国市场对SUV和皮卡有着偏爱,所以轿车产能逐渐转移到美国以外。这也令人联想起同为底特律三巨头的福特汽车,后者除了皮卡和SUV产能保留之外,轿车产能已经逐渐撤出美国和欧洲,未来只在中国保留轿车+SUV的全面产能。

而2019年暂无生产计划的驱动系统工厂包括:

·位于美国马里兰州怀特马什的巴尔的摩(Baltimore)工厂

·位于美国密歇根州沃伦的沃伦(Warren)变速箱工厂

除了此前宣布关闭的韩国群山组装厂,通用汽车还将在2019年年底前关闭另外两家位于北美地区以外的工厂。

关停工厂势必引发当地政府和工会组织的不满,于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方面很快给出了回应。UAW负责通用汽车的部门负责人特里•迪特斯(Terry Ditt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通用汽车在墨西哥和中国开设或增加工厂,同时停止美国工厂的运营,这一决定对美国劳动力造成了严重的损害。”

然而通用要削减的还并不止整车和零部件产能,同时也包括人员岗位。据悉,通用正在推动全球人员架构的转型,确保员工具备适用于当前和未来的技能。公司计划将薪资制员工及合同制员工的人数降低15%,管理层人数降低25%,以简化决策流程。

通用的举动让特朗普尤为不满,这位推特治国的美国总统甚至威胁称要取消对通用所有电动车的政府补贴。但通用方面却不为所动。

那么,通用汽车燃油车在内的总体业务,有没有扩张的区域呢?有,那就是其最大单一市场——中国。

根据通用汽车方面规划,其2019年将在中国市场推出20多款全新及改款车型,其中包括十余款首次亮相中国的产品。我们都知道,原先2015年左右通用公布的中期发展五年规划里,2016至2020年间在中国将推出60款车型,年均12款左右。可见2019年通用在华新车发布力度将远超过此前所有年份。

通用方面表示,希望充分运用丰富的全球资源升级产品布局,稳固增长态势,并逐步推进在新能源领域的发展。这意味着,通用汽车将超标完成早先宣布的的五年计划。

东进西退,在欧美韩澳关闭部分甚至转让全部产能,却在中国加快新车投放,这种鲜明的反差,不仅体现了通用对中国的重视,也是全球经济和制造业格局变化趋势的折射。

“砍”的背后是“扩”

在汽车行业进入严冬之际,不少车企开始着手“卸下包袱”。诸如FCA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今年已经将旗下零部件子公司玛涅蒂·马瑞利售予KKR公司旗下的康奈可,新近又打算抛售机器人自动化子公司柯马,中国企业或将接盘。

但是,对汽车企业来说,要度过产业的“冬季”,并不是只有收缩一条路径,同时也不能只着眼于大刀阔斧砍掉相对非核心的业务,更重要的则是转型,在创新领域甚至反而要加大投入力度。而燃油车领域的收缩,恰好能够为新业务板块节约更多资金和其他资源。如通用汽车预计,到2020年,减支举措将为公司节省60亿美元现金——削减成本45亿美元,降低资本支出15亿美元。

因此,在通用汽车的规划里,“砍”掉一部分业务或者运作量之外,还在“扩”大新业务的投入量和新模式的应用范围。

首先,是新能源/电气化和自动驾驶/智能化方面投入继续加大。

业界众所周知,模块化平台架构是已经在推行的必要策略,而模块化平台如何与电气化关联,则是模块化通用化2.0阶段的方案,例如通用的竞争对手大众汽车便推出了MEB电动车专用的模块化平台,在设计和利用效率上比MQB平台更先进。

通用汽车在电气化方面并不落后于大众,自然也将下一代电气化驱动架构定义为投资的重点,在现阶段完成对对新型高效汽车架构的投资布局(覆盖卡车、跨界车和SUV等车型)的基础上,朝着更环保的方向迈进。随着产品布局优化工作的完成,预计下一个十年伊始,基于五种架构打造的车型将占据通用汽车全球销量的75%。

其次则是产品开发流程优化的范围继续扩大,和力度继续加大。通用汽车表示,将不断推动全球范围内产品开发流程的革新,致力于在尖端技术领域打造世界级的工程水平,提高产品质量,加快产品上市速度。预计未来两年内,通用汽车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领域的投入将翻一番。公司还计划:

·推动不同车型之间的优质零部件共享

·加大应用虚拟工具,压缩开发周期和成本

·整合车辆工程和驱动系统工程团队

·精简全球产品开发机构的规模

例如,2018年5月份,通用汽车宣布与Autodesk合作生产3D打印汽车零部件,以求削减未来产品成本。

通用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表示:“这些措施将有效推动公司转型,使我们变得更敏捷、更柔韧、更具盈利能力,并提升我们投资未来的能力。我们必须始终基于市场变化与消费者需求制定成功的长远发展计划。”

不过,我们也需要看到转型策略背后的风险,几乎所有理论上完美的规划,在执行的时候都会遇到复杂的挑战。

诚然削减产能能够降低成本,但如何解决与美国政府之间的冲突,则要考验通用汽车的能力。在规划出台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意料之中发布推特指责了通用汽车,威胁称“你砍掉在美国的工厂产能,我将砍掉给你的补贴,包括电动车”。

而在模块化平台方面,大众MQB平台等通用化模块化案例总体上可以算是成功,不过也存在设计趋同、削弱美感、潜在故障波及范围大等弱点。电气化和智能化更不用说,新能源迄今还有续航里程、安全方面的重重考验,自动驾驶在安全、成之外,还有伦理、社会、立法方面的桎梏。

最为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放眼长远很重要,但怎么从今天走到明天更重要。类似福特汽车就曾多次因为“未来的布局”而殃及眼下的业务,像纳赛尔-电商、菲尔兹-自动驾驶,两任首席执行官都因为过于追求远景而放松了对燃油车主营业务的狠抓,再结合体制弊病拖累了公司业绩,最后造成成绩大幅滑坡,自己也落得黯然卸任退场。

迄今为止,同样押宝未来的通用汽车比福特汽车相对表现更为稳健,只是这种“从今天走向明天”的过渡路段的挑战,却是任何车企都不能掉以轻心,对通用不例外,对福特不例外,对大众不例外,对丰田不例外,对中国自主车企,也同样不例外。

 

本文地址:http://auto.gasgoo.com/News/2019/01/161038193819I70084089C302.shtml

小编推荐:查看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