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谁搞垮了美国汽车业:美国梦的破灭

在美国,许多远离底特律的地方也同样变数众多,前景渺茫。其中一个就是缅因州的南巴黎镇,吉恩 ·本纳( Gene Benner)在这里有一个贝西汽车销售公司( Bessey),经销克莱斯勒、道奇和吉普三大品牌的汽车。该镇位于波特兰的西北部,距离波特兰 90分钟车程,一共有 2 200名居民。本纳是一个典型的小镇汽车经销商,他的职业道路蜿蜒曲折,是美国梦的现实版写照。

【美式肌肉车( muscle cars),专指那些车身外观线条充满肌肉张力,具有强大动力并且能跑得飞快的美式高性能奢侈车。 译者注】

【后文简称为“联合会”或“ UAW”。 编者注】

1984年本纳加入贝西汽车销售公司销售汽车。 10年后,他东拼西凑,还从母亲那借了部分钱,用全部身家购买了这家经销店。在 25年的汽车行业从业经历中,他目睹了克莱斯勒的种种变迁。 20世纪 80年代,克莱斯勒在李 ·艾柯卡( Lee Iacocca)的领导下东山再起,并在之后成功推出畅销的小型客货车和吉普车。 1998年,克莱斯勒与戴姆勒 奔驰合并,成为了第一家后民族结构的汽车公司。 2007年,德国投资方放弃合并,克莱斯勒公司被售于私募股权公司。

2008年,本纳的经销店开始亏本,他面临着如何挽救经销店的难题。

但如果克莱斯勒哄然瓦解,他所有的努力就只会是白费力气。倘若真的发生此类不幸事件,他手下的 30名员工将被迫加入失业大军,而他在过去 25年里的一切努力都将归零。底特律的危机实质上也正是吉恩 ·本纳的危机。

在远离南巴黎镇的另一个小镇内,佛瑞德 ·杨( Fred Young)和他的儿子吉恩也面临同样的困境。他们都是克莱斯勒装配工厂的工人,佛瑞德已经退休,但吉恩依然在职。该装配厂位于伊利诺伊州的贝尔维迪尔,这是一个拥有 2.2万居民的小镇。小镇位于芝加哥的西北部,距离芝加哥 70英里。

1965年,克莱斯勒在镇外修建了一个全新的装配工厂,佛瑞德 ·杨开始在该家工厂工作。他在工厂辛勤工作 36年后,于 2001年退休。退休时的养老金能为他提供舒适的生活,同时还可终身享受免费医疗,或者说至少他曾经这样以为。 2008年,佛瑞德已经 70岁高龄。克莱斯勒是否能安然渡过危机尚不明朗,而他也开始担心起自己的未来。

吉恩 ·杨紧随父亲的步伐,于 1999年进入工厂工作。在过去 9年内,他只有一半的工作时间真正地用于制造汽车,而在另一半空闲时间里,他照样可以拿到工资。这得益于工作银行( Jobs Bank)项目 ,该项目由汽车公司和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于 20世纪 80年代启动。

工作银行( Jobs Bank),即 UAW成员在失业期间可以领取全额工资的 95%,而且工人可以无限期“待业”。 译者注

该项目本意在于为失业的小时工提供一种暂时性的保障,但就像底特律的其他众多事物一样,工作银行项目很快就变质了。到 20世纪 90年代,失业工人可以无限期地保持其工作银行“银行家”(这个绰号的讽刺意味真是不言自明)的身份,即使什么都不干也能领取 95%的工资。该计划本来是为了保护工人们的利益,但现在却让汽车制造商面临巨大的赤字;汽车公司本是工人们的工作之源,不过现在它们自身的生存也受到了威胁。

工作银行项目开始推行所谓的“反失业”活动,尽管不合常理,但也在人们的预料之中。高级工人自愿失业,从而促使初级工人重返装配线。毕竟为什么高资历的工人在辛辛苦苦制造汽车,而低资历的工人无所事事却能拿到与全工资相差无几的薪水呢?这正是导致底特律“机能失调”的逻辑推理。

吉恩 ·杨在失业和就业的状态中来来回回,定期重返装配线,又定期离开。但就连他都认为该机制愚蠢而不切实际,不过他并不希望取消这个“美好”的计划,这点也不难理解。可是,如果克莱斯勒在 2008年到 2009年的危机中“不幸牺牲”,其 80年来的起起落落也由此结束,那么吉恩也就会别无选择。

佛瑞德 ·杨和吉恩 ·杨父子俩在观望底特律的灾难进展,为自己的未来而忐忑不安,但佛瑞德仍不相信这一切会发生。“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他伤心地问道,“危机出现的速度太过缓慢,以至于无人察觉。当我们恍然发现它的存在时,它已经摆在了我们面前。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